顶点曾金小姐 > 锦绣田园:骗个夫君来种田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走水

第三百三十一章 走水

?热门推荐:
????见小九突然出现在宫里,夏思涵吓了一跳。

????小九见状解释道“东家莫慌,我是跟着宣王的队伍一块儿进来的,没有人会怀疑我的。”

????闻言,夏思涵这才放下心来。

????见主仆二人话已说明,李锦炎拉着夏思涵就往目的地方向行走,小九也赶紧跟上。

????三个陌生人的队伍在宫中行走是很显眼的,不过好在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,这要搁在平常,他们早就被发现了。因为祭天,宫女太监们不准随意走动,后宫嫔妃也都不准走动,是以宫中如今除了巡逻的侍卫再也没有其他人。

????夏思涵这才明白,为何今日墨轩如此淡定。祭天一事他本就不放在心上,只因为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????墨轩的最终目的就是慕容瑜,夏思涵知道,他想要找慕容瑜不过是因为自己的镯子。所以,慕容瑜留不得。

????夏思涵拉着李锦炎的手,小九一边提防后面,一边暗叹东家和公子也太大胆了。在楚国皇宫里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,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?

????“锦炎,我们这是要去哪座宫殿?”

????夏思涵问他,李锦炎轻声回道“贵妃寝宫,北辰墨染最相信的就是她,慕容瑜送进宫来,贵妃一定知道在何处。”

????李锦炎这么一说,夏思涵立刻就明白了。

????“你的意思是抛砖引玉?”

????李锦炎点点头,却突然拉着夏思涵躲到一边,小九也快速隐去身迹。

????一队禁军从他们方才的地方经过,夏思涵缩进李锦炎的怀里躲在树上。待到他们走了之后,夏思涵才瞧见前边就是贵妃寝宫。

????“锦炎你看,贵妃寝宫那么大,又有那么多宫女太监,总不能全都杀了吧?”

????他们三个人,自己不会武功就是个累赘,只能小九和锦炎进去。放火之后就要快速撤离,夏思涵没想过能全身而退,实在是这里地势太开阔,一旦放火都来不及撤离就会被禁军发现。

????这样想了想,夏思涵的目光投向了手腕上的镯子。若是只有她跟小九,因该就不会被人怀疑了吧?就这么办!

????“锦炎,小九,待会就在这里汇合。你们两进去放火,我在这里等你们,出来后锦炎你就躲在我的手镯里,明白吗?”

????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被人发现,尤其是锦炎。

????夏思涵躲在一棵大树下,李锦炎脱下面具和小九一起飞身去了前头的寝宫,没一会功夫两人就回来了。

????很快身后就传来太监的高呼声,“走水啦!快来救火啊!”

????火光冲天,后宫很快就陷入一片火海中。夏思涵和小九一路避开侍卫,快速回到偏殿,夏思涵还换了一身衣服,放出了李锦炎,这才出去。

????回来的路上,夏思涵特意吩咐小九去慕容雪的寝宫一趟,看看慕容雪对这场大火是何反应。她则与李锦炎特意分开,不同时间回到宴会场所。

????夏思涵才刚坐下,太监就匆忙进来禀告“启奏皇上,贵妃寝宫走水了!”

????北辰墨染一惊,厉声道“赶快加派人手去灭火!”

????太监接到旨意便退了下去,在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跳,随即便窃窃私语的议论着。

????北辰墨染怒喝一声“祭天大典才刚结束就发生这等事,给朕查清楚!”

????“好了,今日春宴就此结束,陈玄朗,你留下!”

????北辰墨染拉着贵妃就走,身后众人纷纷下跪,夏思涵原本以为墨轩会让锦炎跟上,可是墨轩却自己走了。

????“思涵姐我们也赶紧走吧,不然一会皇上又发火了,想走都走不掉了。”

????落落的声音唤醒了她,夏思涵点头,和落落一起出宫。

????待到回家之后,夏思涵迫不及待问道“慕容雪有何反应?”

????“慕容雪吓得不轻,不过我看她身边的那个嬷嬷倒是不俗,镇定自若,迅速让人收拾了尸体。东家,你说,她身边的帮手会不会就是这位嬷嬷?”

????夏思涵想到那个背影,应该就是她了吧?

????“小九,今日我才知道墨轩心机深沉,我都有些害怕了。明面上他是帮了落落,实际上,他躲在后头一言不发。若是今日还是落落或者是我,他也不会出手相救的,你信吗?”

????“不能吧?”

????小九不太相信,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墨轩能这么冷血?

????见她不说话,夏思涵笑了,“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,想要坐那个位置的人,无一不是冷血心硬的。为了皇位,他们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。”

????夏思涵说话的时候眼底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,小九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这么悲伤,心里不免有些担心。

????“好了,去歇着吧,明日风月楼开张,我们也去放松一下!”

????夏思涵看得开,迅速调整心情,小九这才放心。

????不过夏思涵回到屋子里才重重叹了一口气,她还是忘不了,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。这一世她就是来报仇的,就算遇到李锦炎,她的计划也没有停止。可到了楚国,她才意识到自己之前都做了什么。

????今日,她第一次看见一个无辜的女子死在眼前,虽说不是她直接杀死的,可也是因为她的主意才被选中的。想起那股淡淡的血腥味,夏思涵就觉得浑身冰凉。

????“莫怪我,要怪就怪这惨无人道的祭天习俗,说到底还不是自欺欺人。”

????夏思涵叹息一声,转身进了空间,还是这里能够给她安慰。只是这次进来,夏思涵有些疑惑,母亲怎么会有这个的?

????将自己泡在溪水里洗去一天的疲惫,夏思涵看着手腕上的镯子陷入了沉思。

????她记得柳夫人说过,母亲当年跟夏安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个人,资助了夏安进京赶考之后被他背叛,最后病逝。这镯子是她留下来的,为何当时那般困境都没有用这镯子,难道母亲亲一直都它的用途吗?

????夏思涵有些拿不准,有太多地方解释不通。若是母亲不知道手镯的用途,那她一个人从何处来的那么多银两维持生计还供夏安读书?若是她知道,又怎会病逝?

????。